12-12-2003

Oriental Daily

Eason 愁極甩嘴 葉蒨文心痛

雖 受 爸 爸 陳 裘 大 官 司 困 擾 和 病 魔 的 煎 熬 , 但 陳 奕 迅 ( Eason ) 前 晚 與 葉 蒨 文 ( 沙 麗 ) 在 「 拉 闊 音 樂 會 」 表 現 落 力 , Eason 在 演 唱 會 初 段 心 事 重 重 , 但 到 了 中 段 他 已 熱 身 和 漸 趨 投 入 , 不 時 與 沙 麗 用 英 語 在 台 上 打 情 罵 俏 和 向 觀 眾 飛 吻 , 當 合 唱 《 信 自 己 》 時 , Eason 更 興 奮 地 跳 Break Dance , 玩 到 一 頭 大 汗 , 逗 得 觀 眾 和 沙 麗 捧 腹 大 笑 。 但 因 為 台 上 噴 令 Eason 一 度 要 求 暫 停 , 讓 他 在 台 上 擤 鼻 涕 和 飲 水 , 女 友 徐 濠 縈 更 捧 場 支 持 。

沙麗讚小黑好好人

而 音 樂 會 期 間 Eason 照 常 甩 嘴 和 忘 記 歌 詞 , 《 兄 妹 》 和 《 零 時 十 分 》 唱 錯 歌 詞 , 甚 至 將 表 演 不 下 百 次 的 《 K 歌 之 王 》 都 將 歌 詞 唱 到 亂 晒 大 龍 , 沙 麗 無 法 接 上 , 惟 有 重 新 起 音 樂 再 唱 過 。 而 沙 麗 亦 因 入 不 到 拍 子 , 重 新 再 唱 《 衝 口 而 出 》 , 但 她 愈 唱 愈 順 , 尤 其 是 當 觀 眾 聽 到 不 擅 廣 東 話 的 她 竟 一 字 不 漏 Rap 完 全 曲 都 拍 爛 手 掌 。

音 樂 會 完 畢 , Eason 拒 絕 接 受 記 者 訪 問 只 肯 與 沙 麗 手 拖 手 合 照 , 之 後 由 沙 麗 獨 撐 訪 問 環 節 , 她 未 坐 定 就 認 真 地 說 : 「 I love Eason , 你 ( 記 者 ) 要 幫 佢 呀 ! 」 又 說 : 「 佢 Daddy 事 令 佢 唔 開 心 係 正 常 , 就 算 佢 發 憎 都 係 人 之 常 情 , 但 佢 咁 多 日 都 冇 , 仲 好 有 禮 貌 。 He's so cute ( 佢 好 可 愛 ) , 我 當 佢 係 自 己 細 佬 , 成 日 叫 佢 Don't smoke ( 不 要 吸 ) , 但 佢 唔 聽 。 估 唔 到 佢 平 時 咁 多 講 , 但 上 到 台 就 變 得 好 認 真 , 佢 一 唱 歌 我 就 毛 管 戙 , 佢 真 係 好 有 專 業 精 神 。 ( 老 公 林 子 祥 有 沒 有 來 捧 場 ? ) 有 , 但 佢 唔 想 人 搵 到 佢 , 坐 埋 一 邊 。 」

此 外 , 對 於 柯 受 良 突 然 去 世 , 沙 麗 與 他 相 識 十 多 年 , 說 : 「 Oh, my God! I'm so sad about that 我 十 幾 歲 去 台 灣 拍 戲 時 , 經 常 由 佢 做 武 術 指 導 , 佢 好 好 人 , 成 日 笑 , 見 到 佢 就 好 開 心 。 其 實 每 次 見 到 佢 跳 ( 特 技 飛 車 ) 我 都 好 擔 心 , 唔 敢 睇 ! 」 她 搖 頭 嘆 息 : 「 都 唔 明 好 人 咁 快 去 ( 死 ) 晒 ? 今 年 真 係 唔 好 年 , 呢 排 我 好 怕 聽 到 電 話 響 , 每 次 都 帶 來 壞 消 息 , 阿 Lam 跌 親 , 張 國 榮 、 林 振 強 , 今 次 就 小 黑 。 今 年 快 過 啦 ! 」 然 後 她 祝 大 家 聖 誕 快 樂 。

此 外 , Eason 昨 早 到 上 環 舊 街 市 拍 電 影 《 重 案 黐 孖 gun 》 , 導 演 陳 嘉 上 和 工 作 人 員 見 記 者 出 現 , 即 拉 上 鐵 閘 阻 拍 照 , 又 用 黑 紙 遮 掩 , Eason 雖 然 受 父 親 官 司 困 擾 , 但 亦 投 入 工 作 , 發 揮 專 業 精 神 , 令 人 敬 佩 。

CNWNC.com

伙沙麗開拉闊騷沉默寡言 Eason拒接受訪問

陳奕迅(Eason)最近備受父親陳裘大受賂案影響,心情欠佳。近來甚少公開露面的他,前晚聯同葉染文(沙麗)為“拉闊音樂會”演出。當晚在演出上,Eason卻一改他多口的作風,隻有唱歌,未知是否因心情影響,以致他當晚演出失準,而Eason整晚都表現沉默寡言,音樂會結束後,他亦拒絕接受傳媒的訪問。

完騷後,沙麗曾一度拉攏Eason一起做訪問的,然而在Eason拒絕下,沙麗隻得向Eason問道:“真繫唔講!”繼而她便笑言:“唔知點解我搞到男人不喜歡講話,屋企一個、臺上一個,一大一細。”見Eason不想做訪問,沙麗亦明白到對方的心情,跟對方傾了幾句後,便將Eason送走落臺。

前晚,林子祥亦有到場支持沙麗的演出,一直在控制臺上,沙麗開心表示:“對當晚表現很滿意,最開心是演繹到Eason有難度的歌曲,其實Eason帶病上陣演出,還要忙著工作及父親的事情,如果是自己一定投入不到,他有病又忙,就算發脾氣都正常,不過Eason沒有這樣做,相當專業。”

有指Eason整夜都表現得很沉默,沙麗謂:“不是,我問他一個問題,他可以答幾頁紙,不過他上到臺就變了另一個人,甚少出聲,很專心演出。我有問他是否心情不佳,他說沒事呢!”

此外,就柯受良不幸猝死一事,沙麗得悉後也嚇了一跳,他們之間已是十多年的朋友,以前還跟對方兩夫婦到過瑞士打高球,對方為人風趣,對方的不幸,她實在很不開心。

WenWeiPo

陳奕迅拍葉蒨文唱「拉闊」

【本報訊】(記者 李思穎)陳奕迅承受住父親陳裘大貪污案件的精神困擾下,仍如常地工作,這陣子Eason在公開場合都顯得格外沉默,大改他平時多言的作風。

前晚Eason聯同葉蒨文為商台的「拉闊音樂」擔任壓軸嘉賓,Eason在台上表現寡言,整晚除了唱歌之外,便甚少開聲說話,不時都似在台上沉思,大抵為父親一事憂心忡忡,以致演出略為失準,至音樂會結束,Eason亦沒有接受傳媒訪問便離開了。

演唱甩嘴重來

一首《歌聲魅影》歌曲揭開音樂會的序幕,Eason落力演出,間中都會開口說話,Sally可能不習慣慣Eason變得少言,當她接著Eason出台時,都忍不住問對方:「真係唔講,唔知點解我搞到男人不喜歡講話,屋企一個、台上一個,一大一細。」不過Eason和Sally合唱時則表現得較放,兩人不時擁抱拖手,默契十足。Eason憂心父親案件可以理解,加上患上感冒,前晚演繹首本作品《K歌之王》時不慎甩嘴,Eason立刻要求重來一次,總括來說他已帶給觀眾不俗表演。

Sally滿意表現

Eason在開騷前已表明當晚不做訪問,Sally不知就裡,在音樂會結束後,一度拉埋Eason一起做電子傳媒訪問,Eason面有難色說:「我不用了。」然後兩人耳語一番,Sally便送Eason落台。前晚徐濠縈、楊千嬅、吳浩康等人都有來捧場,而林子祥便在控制台欣賞愛妻,Sally對當晚表現很滿意,最開心是演繹到Eason有難度的歌曲,她覺得Eason的表現也很不錯,由於Eason染上感冒,有次連綵排也來不到,Sally見到Eason便叮囑他不要抽煙。

工作格外專心

有說Eason整夜都很沉默,Sally不同意說:「唔係,我問他一個問題,他可以答幾頁字,弄得我連自己的問題都搞不清,但他上台後變了另一個人。很少出聲,專心投入演出,(Eason仔綵排時心事重重?)他很專業,甚少出聲,我有問他是否心情不佳,Eason說沒事,我知對方又要忙著工作和父親的事,如果是自己一定投入不到,他有病又忙,就算發脾氣都正常,不過Eason沒有這樣做,工作相當專業。」

做人要學會珍惜

又,柯受良不幸猝死,Sally聞悉小黑去世時也嚇了一跳,他們已是十多年的朋友,小黑為人好笑,經常都保持開心心境,有次Sally和小黑兩公婆到瑞士打高爾夫球,小黑告之信奉佛教後改變不少,今次對方的離世,Sally很不開心,並說今年最驚聽電話,往往都是聽到一些不利的消息,同時令她覺得做人要珍惜,活得開心。

SingTao

陳奕迅心繫父親抱病演唱

( 星 島 日 報 報 道 ) 陳 裘 大 涉 嫌 貪 污 一 案 , 至 昨 晚 仍 未 有 裁 決 , 可 以 理 解 作 為 兒 子 的 陳 奕 迅 對 這 事 感 到 擔 心 是 少 不 免 的 , 但 作 為 藝 人 , 他 連 日 來 仍 不 停 工 作 , 繼 前 晚 和 葉 蒨 文 舉 行 演 唱 會 後 , 昨 日 還 繼 拍 攝 電 影 。

近 期 身 患 感 冒 的 陳 奕 迅 , 心 中 又 繫  父 親 的 官 司 , 雖 然 前 晚 他 和 葉 蒨 文 合 作 的 「 拉 闊 音 樂 會 」 上 , 剛 開 始 時 他 顯 然 是 少 了 平 日 的 鬼 馬 , 但 作 為 專 業 歌 手 的 他 就 愈 唱 愈 投 入 , 在 台 上 回 復 跳 脫 , 不 但 表 情 多 多 , 還 繞  舞 台 走 圈 。 而 在 台 下 的 Eason 女 友 徐 濠 縈 , 亦 和 朋 友 齊 齊 站 起 來 為 Eason 打 氣 。

而 這 晚 Eason 可 能 由 於 心 事 重 重 關 係 , 所 以 數 次 唱 錯 歌 詞 。 而 作 為 拍 檔 的 莎 莉 就 不 時 拍 其 膊 頭 、 拖  其 手 , 以 作 為 對 他 的 鼓 勵 和 支 持 。 此 外 , 因 臨 近 聖 誕 , 前 晚 不 少 歌 迷 送 上 聖 誕 禮 物 給 Eason , 他 亦 逐 一 收 下 , 並 祝 各 位 聖 誕 快 樂 。

演 唱 會 後 , Eason 換 過 衣 服 和 拍 攝 完 合 照 後 便 離 開 , 餘 下 莎 莉 一 人 接 受 記 者 訪 問 。 莎 莉 說 在 綵 排 和 演 唱 會 舉 行 期 間 , 她 曾 擔 心 Eason 的 心 情 會 受 影 響 , 但 Eason 就 說 ﹕ 「 我 做  , 就 是 要 在 台 上 唱 歌 , 你 不 用 擔 心 。 」 莎 莉 說 Eason 從 來 沒 有 發 過 脾 氣 , 實 在 是 個 很 專 業 的 藝 人 。

而 昨 日 下 午 , Eason 在 中 環 街 市 拍 攝 陳 嘉 尚 執 導 的 電 影 《 重 案 黐 孖 Gun 》 , 據 知 他 這 天 既 要 拍 攝 槍 戰 戲 , 又 要 吊 威 也 。 而 Eason 在 片 場 內 表 現 自 然 , 休 息 時 還 和 導 演 談 論 劇 情 , 似 乎 已 將 自 己 完 全 投 入 在 工 作 中 。

MingPao

陳奕迅強顏歡笑死頂

受父親官司困擾發台瘟

【 明 報 專 訊 】 陳 奕 迅 雖 備 受 父 親 陳 裘 大 涉 嫌 貪 污 案 困 擾 , 但 工 作 還 是 要 繼 續 。 昨 午 2 時 許 他 前 赴 中 環 街 市 拍 攝 電 影 《 重 案 黐 孖 Gun 》 , 記 者 在 外 等 候 時 隱 約 見 到 有 吊 威 也 及 傳 出 槍 聲 , Eason 看 來 神 情 也 沒 異 樣 , 休 息 時 坐 在 一 旁 與 工 作 人 員 傾 偈 。

自嘲蠶豆一粒

不 過 前 晚 他 與 葉 蒨 文 演 出 商 台 「 拉 闊 音 樂 會 」 時 顯 得 心 事 重 重 , 心 不 在 焉 , 更 一 度 忘 記 歌 詞 。 音 樂 會 初 段 他 沉 默 不 語 , 但 後 段 開 始 回 復 平 時 跳 跳 紮 作 風 , 露 出 牽 強 笑 容 , 只 是 說 話 仍 然 極 少 。 唯 一 當 他 演 唱 《 我 們 都 寂 寞 》 時 開 口 說 ﹕ 「 多 謝 林 夕 填 這 首 歌 詞 給 我 , 我 們 只 是 一 粒 蠶 豆 , 所 以 我 們 看 事 物 應 該 要 闊 大 些 。 」 說 完 他 忍 不 住 自 嘲 ﹕ 「 我 終 於 講  喇 ﹗ 」 沙 麗 亦 笑 說 ﹕ 「 你 同 我 老 公 一 樣 , 我 都 不 知 講 什 麼 好 ﹗ 」

Eason 演 唱 電 視 劇 《 衝 上 雲 霄 》 主 題 曲 時 又 忘 記 歌 詞 , 尷 尬 地 用 「 啦 啦 啦 」 代 替 。 其 間 他 要 吹 口 琴 替 沙 麗 伴 奏 , 但 有 時 他

港經濟日報

拉闊壓軸 陳奕迅 葉蒨文 互鬥唱功

2003 年最後一次拉闊音樂會,邀來 80 年代 diva (當年還沒有 「天后」 名堂) 葉蒨文,與 90 年代末冒起的陳奕迅對唱。兩人成名年代雖有先後之分,卻同以無可估計的 「肺容量」 與超班唱功見稱,是難的一次得在台上交鋒。

去年陳奕迅跟莎莉另一半林子祥 「拉闊」 過一回,歌者投入聽者興奮。今年陳奕迅心情或多或少受父親貪污案案影響,心情難免忐忑,故偶有出錯。加上聲帶有點不舒服,未能盡情發揮。如斯處境,要踏上舞台面對觀眾已不容易,能不遺餘力去表演,最後更幾乎唱至失聲,其志可嘉。

拉闊音樂會始終有別個人演唱會,縱然莎莉在 80 年代末至 90 年代初,已晉身一線,跟林憶蓮、陳慧嫻三分天下,首本名曲多不勝數,不過既是 「拉闊」 音樂,就不可老是唱自己的好歌,也要唱唱別人的歌,才算得上交流,自己的經典作,還是留待開個演唱才慢慢演繹。陳奕迅今次選唱的,亦多是平時不太會唱的國語歌,多了幾分新鮮感。

主辦單位為 show off 兩人唱功,以百老匯音樂劇《 歌聲魅影 》 主題曲 《 Phantom of the Opera 》 作開場,稍不夠氣也唱不出味道來。莎莉唱 live 出名要求嚴謹,每吐一字一音,鮮有偏差,新一輩女星能做到的沒多少個,這就是 「天后」 功架。兩人又合唱了電影《 情陷紅磨坊 》的《 Come What May 》,歌者情感專注,原來還只是熱身動作。

Unplugged 考唱功

兩位唱得之人,對於 unplugged 環節似乎特別在意,事前應下過一番苦功排練。稍為熱身的陳奕迅,再露頑皮本性,表演 unplugged 前要求先抹掉鼻涕,莎莉也回敬一句 「真不客氣」,取笑這種古怪行徑。其後她又直言陳奕迅 「很可愛」,並稱之為 「臣仔」 (陳的英文名為 Eason),而陳奕迅亦稱呼莎莉為 「阿姐」。兩人在台上以英語夾雜廣東話溝通,同於外國長大的他們,顯得格外同聲同氣。

他們一唱一和,先表演莎莉的新歌《 傷逝 》,然後就是《 Shall We Talk 》 跟《 零時十分 》 crossover ,再來是《 單車 》搭《 珍重 》。無獨有偶,陳奕迅兩首曲都跟親情有關。有病在身的他,聲線幸好仍未 「走樣」。唱到《 K 歌之王 》,尾段歌詞投射到大熒幕,讓觀眾跟著唱,把會展場地變成大眾 K 場。

快歌壓軸

形象優雅淡定的莎莉,與當晚表現較沉靜的陳奕迅,均沒令觀眾失望,到尾聲部分,如再上電一樣,連場快歌熱舞。先來一首古老歌謠《 蘭花草 》,陳奕迅不慎入錯 key,但很快就回復水準。莎莉的聲線到了此時此刻,狀態仍然甚佳,大有愈唱愈勇之感。她對《 衝口而出 》不敢掉以輕心,第一句入得不夠好,她立刻喊停,要再唱一次,無 「將就」 可言。讓人開始明白,上一輩歌手令觀眾懷念的,或許是他們對演出的執著。

《 謝謝儂 》和《 愛是懷疑 》標誌陳奕迅國語快歌的里程碑,唱這兩首歌時,亦是陳奕迅最能收起哀愁的時候。其中《 愛 》的一段 rap,更凸顯兩代歌手crossover 所掀起的震撼。本年度最後一場拉闊音樂會,以曾是葉蒨文與杜德偉主唱的《 信自己 》 作結,為此曲填詞的,正是剛逝世的林振強,因此歌者以這首勵志歌,獻給已別塵世的他。

Song List

《 Phantom of the Opera 》

《 Come What May 》

《 最難唱的情歌 》

《 不要關電視 》

Apple Daily

Eason 失準沙麗補鑊

陳奕迅很擔心父親,沙麗默默支持他

 

陳 奕 迅 ( Eason ) 前 晚 與 葉 蒨 文 ( 沙 麗 ) 於 灣 仔 會 展 演 出 「 拉 闊 音 樂 會 」 , 其 女 友 徐 濠 縈 、 朱 玲 玲 、 楊 千 嬅 和 鄭 希 怡 都 有 到 場 欣 賞 。 Eason 父 親 陳 裘 大 涉 嫌 貪 污 案 快 將 審 結 , Eason 前 晚 顯 得 心 事 重 重 , 似 乎 很 擔 心 父 親 。

「 要 睇 開 」
雖 然 Eason 盡 力 投 入 獻 唱 , 仍 難 掩 愁 容 , 表 現 兩 度 失 準 , 與 Eason 一 同 演 出 的 沙 麗 不 時 擁 抱 Eason 及 拖 他 的 手 , 場 面 感 人 。
Eason 獻 唱 《 人 造 衛 星 》 一 曲 前 感 慨 地 說 : 「 呢 首 歌 歌 詞 後 面 , 係 講 我 只 係 一 粒 蠶 豆 , 睇 要 睇 開 , 好 多 謝 林 夕 填 呢 首 詞 畀 我 。 」 沙 麗 事 後 說 : 「 Eason 好 專 業 , 唔 舒 服 都 唔 講 , 佢 一 定 好 唔 開 心 , 但 都 百 分 百 投 入 唱 歌 , 亦 冇 發 脾 氣 。 佢 話 台 上 多 煙 , 佢 喉 嚨 唔 舒 服 。 」

TaKungPo

陳奕迅一改常態沉默寡言

陳奕迅和葉蒨文前晚為「拉闊音樂會」演出,徐濠縈、林子祥、楊千嬅及吳浩康等捧場。由於Eason最近備受父親陳裘大貪污案影響,精神大受困擾,加上是抱恙演出,令得一向愛說話的他,變得沉默寡言;除了唱歌之外,整晚都甚少出聲。可能是心情差的關係,於演出時突然失準,而完騷之後,他亦即時離去,並沒有接受訪問。

正因為Eason在台上寡言,結果就只得「莎麗」竭力搞氣氛,雖然不習慣,但也盡力而為。期間她問Eason:「真的不說話?不明白為何我總會令到男人不喜歡講話,屋企一個、台上又一個,一大一細。」而Eason在演繹首本作品《k歌之王》時,竟不慎「甩嘴」。

雖然Eason一早表明不會做訪問,但「莎麗」似乎不知情,在完騷時便想拉Eason一齊做訪問,而Eason就面有難色地拒絕;「莎麗」見狀亦只得將對方送走,不強難對方。「莎麗」事後表示,能夠成功演繹到Eason有難度的歌曲,很開心滿足;更稱讚Eason當晚的表現其實也不錯,只是因染上感冒、不停抹鼻水。

葉蒨文讚其夠專業

「莎麗」坦言知道Eason既要忙於工作,又要為父親的事擔憂,壓力極大,若果換著是她,就一定很難投入工作;所以她覺得就算Eason偶爾發脾氣也很正常,可以諒解,不過對方並沒有亂發脾氣,可見他真是很專業。不過,「莎麗」並不覺得Eason在演唱會上表現沉默,她有問過對方問題,他亦答得很詳盡,足有幾頁紙呢!之不過是當他站在台上時,才仿似變了另一個人。

此外,對於柯受良不幸猝死,「莎麗」坦言很傷心,她以前亦有跟「小黑」夫婦一同到瑞士打高爾夫球,心目中的「小黑」很幽默很風趣亦很搞笑。近年接二連三收到些不幸消息,「莎麗」苦笑現在變得很怕聽電話。


Compiled at Sally Yeh: The Effervescent Queen of Pop
http://www.sallyeh.net